苗族百科

广告

《略谈苗族巫蛊之事》一

2011-08-17 13:58:02 本文行家:叠贵

巫蛊,在很多少数民族中都有存在。这是具有悠久历史的两种法术,巫术和蛊术,我简称为“巫蛊”,是因为这两者具有某种关联,抑或蛊术和巫术一样具有通过一些暗里的手段来御敌的特点。但是在我的见闻中,蛊术绝对不是巫术,蛊术并不存在巫术的交感律以及接触律。 蛊其实就是一种毒虫,所说蛊术就是用这些毒虫的毒素去害人,因为古时候缺乏医学知识,所以人们才将这一现象和巫术联系到一起。&



图片 1榕江县高排村苗族    摄影/王石丹


巫蛊,在很多少数民族中都有存在。这是具有悠久历史的两种法术,巫术和蛊术,我简称为“巫蛊”,是因为这两者具有某种关联,抑或蛊术和巫术一样具有通过一些隐性的手段来御敌的特点。但是在我的见闻中,蛊术绝对不是巫术,蛊术并不存在巫术的交感律以及接触律。  

蛊其实就是一种毒虫,所说蛊术就是用这些毒虫的毒素去害人,因为古时候缺乏医学知识,所以人们才将这一现象和巫术联系到一起。   

今天我就随便说说蛊术。  

蛊苗,这确实是以讹传讹了。蛊术在苗族各支系中都有,并不成为某一支系的通用名称,不应该像花苗、青苗等这样去称呼。  

放蛊人:我们村里,我所了解的有三个,均为妇女,年龄为45到60岁以内。基本上我都曾经在她们家吃过饭喝过酒。尽管全村人都心知肚明,尽管放蛊人家经常受到村人的冷落,但还是有些许来往的。  

蛊虫:蛊术,简而言之就是饲养各种毒虫,并控制其加以害人的技术。各地各民族的蛊虫不一样,有大有小。我们村里流传的蛊虫,传说是一些金红色的小虫,发丝般大小,一厘米长短,通常藏在放蛊人的指甲缝里,她可以用指头轻轻地触及酒水饭菜,便能放蛊,或者她将蛊放到村头山上路边的野果,食者食之中蛊。  

中蛊毒有两种情况:  
1、村里举行各种酒席,杯盘狼藉,人多事杂,因此会偶有人中蛊毒,中毒的症状常常是喉咙发痒,咳嗽,继而胸口发痒,呼吸困难,不过蛊毒是慢性发作的,短时间内没有生命危险,久之会肝脏受损而亡。这种情况下,全场的人必须到场为中毒人解毒。解毒的方法是这样的,每个人都要陆续用手掌顺着受害者的脖子喉咙轻轻往下捋,或者轻拍几下受害者胸口,能够使受害者状态好转,成功解毒的人就是下毒的人,但是如果受害者是一个明事的人,他是不会当场说出自己已经好了,那样的话大家就不会知道是谁下的蛊毒,即使大家都清楚,也应该装着不知道,这是避免不必要的尴尬。  

2、村头、山上路边的各类可食野果,放蛊人蛊毒发作又没能机会在酒席上放蛊,便会选择这种方式。这是一种更为可怕的方式,因为中毒者无法及时解毒,只能寻医求治。  

常常听到妇女们讨论村里谁谁谁又中蛊毒了,这是是谁谁谁下的,因此后者将会遭受冷落。不过,有蛊的人,不是那么轻易地下蛊,她也是受害者,传说有蛊的人有蛊毒发作的周期,在这期间如果不释放蛊毒,她就会自受蛊毒的折磨。但是,放蛊毒这种事情也不是经常有的,而且放蛊人基本上都选择在酒席间放蛊。  

解毒及预防:  
1、那些年村里一个年轻妇女中蛊,抽烟可以解毒,已经过去很多年她仍然健在,不过不清楚是不是抽烟使病情好转的。这仅仅是一个见闻,除此有没有什么药方我从来没听说。  

2、如果去有蛊人家做客,担心中蛊毒,无论有多害怕,必须昂首挺胸,保持警惕,比如抬头观望有蛊毒人家的天花板,扫视其房间周围,这样显得你随时保持警惕,放蛊人就知道你是一个聪明人,便不敢轻易下毒。  

3、如果在野外,特别是路边上,有诱人的野果,想吃,必须在吃之前念几句咒语,比如“谁放的蛊,谁自己中蛊”,这样可以将蛊毒转移,在这里就看到了巫术的影子。这些都是父母从小嘱咐的。  

有朋友会疑惑,一种让人谈而色变的蛊术,我怎么会讲得如此轻松,是不是过于轻描淡写了。  

其实,各地苗族有不同习俗,我所谈到仅仅是我所熟悉的,我一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,我并不觉得蛊有多么可怕。  

至于其他地区其他民族的蛊术,我也不可妄加谈论。   

这些所谓的巫蛊之术,有可能仅仅是一些传说,被贫穷的人们传说了一遍又一遍,于是就信以为真了。  

以上材料及观点,大家可当做一些趣闻,请不要上纲上线。  

祖佑我族!  

分享:
标签: 巫术 巫蛊 毒虫 苗族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叠贵叠贵(Dieel Guik),苗族音乐人、绘本作者、人类学硕士,夜郎无闲草工作室创始人,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苗学研究专业委员会“苗学理论和田野工作研习班”项目负责人。2014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。目前,正进行苗族的新音乐探索,同时涉足苗族及其他少数民族神话故事的视觉化领域。创作有诗剧《白蚁》,现代舞剧《河》。苗语新民谣作品《我们一起走》、《你是谁》等,收录于贵州民谣合辑《边》。2009年至今,走访苗族歌师、鬼师,搜集和整理苗族古歌文化;2016年开始与贵州人民出版社合作“苗族古歌故事绘本”出版项目 ...